甜甜甜粉

王子与公主 我的弟弟像睡美人一样,每次去见他时都在沉睡。听父母说,弟弟会在深夜醒来,然而日出前就会睡着。家族里长辈们以此为傲,说是血统纯正的证明。 然而我不这么认为。 白天路过弟弟房间的时候,我又一次踏入且靠近床边,他睡得如死亡般沉稳,只有靠近后听到微弱的呼吸声才知道他还活着。 弟弟是中了坏人的黑魔法吗?我亲下去的话会不会醒来? 带着这样的疑惑,我犹豫着轻轻吻了弟弟的嘴唇。他没有任何反应,依旧是沉睡的样子。看来不是黑魔法,那么是中了毒药吗?需要像童话里那水晶一般闪闪发亮的魔药吗?最后我找来了一颗草莓味的水晶糖,大概没什么效果,但我学着魔法书上介绍的法术给糖果施加了解毒魔法,应该会有效。思考了一下如何温柔地给弟弟喂“药”,最后还是选择了嘴对嘴喂过去。轻轻捏住弟弟的下巴让他好张开牙门,为了不让糖果直接滑下去咽喉,舌头还一直就在里面,轻轻搅动便于加速溶解。 “唔……嗯唔……”“凛月?醒了吗?”“好甜……哥哥?怎么了吗?”“太好了,解药起效了,凛月可能是中了什么毒药才会起不来,但哥哥帮你找到解药了喔。”“唔……感觉似乎没有平时那么疲惫……这个糖果好好吃!”“这是施加了特别魔法的解药呢!太好了呢凛月~这样就可以跟哥哥一起玩了。”“太好了……谢谢你,哥哥。” 凛月向我张开双臂,我抱了上去,用脸蛋蹭了蹭凛月柔软的小脸,有点凉凉的,他身上散发出跟我一样的沐浴露的香味,然而混杂着不自然的苦味,这就是毒药的味道吗? 在这之后,弟弟就喜欢上了甜食,糖果,蛋糕,饼干等各式各样的甜点,他都爱吃,每一次我们都一起施下魔法,希望可以尽早解除弟弟体内的毒药,延长他在白天活动的时间。 ☆☆☆ “凛月君喜欢甜食吗?”“是啊,我做得甜点是最棒的~。”“所以这个就是你做甜点的缘由?”“一半一半吧……做甜点的缘由我不太记得了……或者说干脆想把这段记忆埋藏起来。” 2018-10-11 热度(57) 评论(1)
二人的家的装修是零主导设计的。 一楼的玄关客厅是普通家庭的模样,要拿什么出来说的话,大概是客厅的沙发换了几次,最后一次换成皮质的才耐用些许,毕竟皮的比布的更容易清洁。 厨房是开放式的,那时候是为了方便照看幼小的凛月,因为他连柜台都够不着却嚷嚷要给哥哥做饭,这也好,长大后非常方便零欣赏凛月在厨房悠然料理的样子,现在凛月真是恨不得立刻给厨房和客厅之间加一堵墙。 二楼的房间都打通成一个大卧室,而床就放在中间,宽大落地窗让阳光随意照射进来,而两边窗户的阳光都够不到那距离甚远的床。窗外是望无边际的大海。虽说凛月由于血统而很怕与水接触,但听了哥哥讲的故事后,他开始向往那缤纷多彩的海中世界,望未来某天能踏入那片海洋吧。卧室里有一整面墙那么长的衣柜,是两人的衣帽间,放着各式各样的衣服鞋子饰品,还有那么几瓶香水,但这也是开放式的。 三楼是练习室、书房和一个勉强算是卧室的房间,那是前几年零从国外回来的时候,才临时改造的,虽说后来并没有睡多少夜。 后花园种满了多个品种的蔷薇,一年四季都有花盛开着,这是零种下的,自然都是他来打理照顾。旁边还有一个不大的玻璃室,里面没有固定的物品,时而有一张大毯子,时而放着一些餐具,时而放着一把小提琴。 2018-10-10 热度(47) 评论(3)
【零凛】无声,响彻 - 两个大小孩 - 第一人称 *** 轰隆! 预料之中又预想之外的雷鸣把我从昏昏欲睡中惊醒。在下午手机收到天气预报提示——明天凌晨2时将有雷暴雨,我已经知道今夜无法安眠。都说雷暴雨时待在屋里是足够安全,窗户能把雨滴拒之在外,厚重的窗帘把闪烁的电光隔绝,但那打在玻璃上而滴滴答答的雨声和沉闷翻滚的雷声,我听得无比清晰。我打开床边昏黄的夜灯,拉过枕边的熊玩偶,蜷缩着身体把它抱紧在怀里,给自己些许缥缈的安全感。 我清楚雷鸣并不可怕,但那时而沉闷时而高嚣的雷声总能唤起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。现在的我已经有了居身之所,有了可以尽情撒娇的人,更有了值得奋斗的目标……在这无法糅合的世界里,我并不孤独…… 空中爆裂出响彻天际的雷鸣,震耳欲聋,我被吓得整个人颤抖了一下,房间中的物品也一阵震动。假若没有避雷针,刚才那下也许能把整栋楼房摧毁。 明明没什么可害怕的……一点都不害怕…… “凛月?睡着了吗?” 两下干脆利落的敲门声中断了我混乱的思绪,门外传来的是哥哥较为轻柔的嗓音,生怕会吵醒我,但又担心传达不到。我没有理会他,因为我知道他会直接进来。 门把被扭动,门板被推开,即使已经小心翼翼地走动,但家居鞋还是发出了一丝摩擦的声音。窗外虽吵杂不断,窗内的声音仍然清晰。 床边凹了一小部分下去,我被无比熟悉的手轻抚头发。 “凛月。”他再次温柔地呼唤,我姑且回应一下:“嗯?兄长是被雷响吓得不敢睡,来找我陪你吗?” “kuku,难道不是凛月害怕打雷而睡不着喏?吾辈记得凛月小时候……” “我已经成长很多了。” “那为什么把吾辈送给汝的熊玩偶抱得那么紧?” “……” 我承认我确实太嫩了,嘴皮子始终赢不了哥哥。即使被这样说,我依然不想松开怀里的玩偶,把脸埋进枕头中,默不作声。 轰隆! 不合时宜的巨响雷鸣,不争气的身体颤抖。我放弃狡辩,早已被看透了。 他钻进被窝,二人面对面,手环过我的腰部。“不要抱玩偶了,来抱紧哥哥。”他说着,不费力气地抽出我怀中的熊玩偶,又很快地贴近填补两人间的空位。在腰部的手顺着往上,一阵苏麻。 我慢慢睁开眼睛,便对上那双映着幽光的红眸,如蔷薇花瓣入水般温柔,如身处萤火溪边般静谧,似乎窗外的雷暴雨终于消停,我的世界安静了一会儿。 “好孩子……” 兄长吻了吻我的额头,隔着额前的发丝也感受到温热的柔软。鼻尖感受到他平稳的气息,闻到的是他那木香清淡的气味,虽然他的手放在我的耳后,没能抱住我,但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尽量地靠近我。就像沉浸于“兄长”中,在他的气息他的温柔……他的爱里。 现在就像小时候一样,下雨或打雷的夜晚,兄长总会在我身边,时而聊聊兄长白天的事情,时而一起念故事书,时而小打小闹在床上翻滚。即使身体很难受,窗外的天气很恶劣,只要兄长在我身边,我就仿佛得到救赎,露出跟兄长一样幸福的笑容。 天际远处响起了撕裂般的闷响,兄长立刻用掌心紧紧捂住我的耳朵,我没听清楚这雷声接下来有多响,只看到他皱着眉头。我听到的只有混沌的血液流淌声,是从兄长的手掌传出,还隐约听到脉搏跳动的声音,节奏略微急促,不像是低温的不死吸血鬼,而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。 雷声应该没有持续很久,但兄长一直没有松开手掌。他以鼻尖轻轻蹭着我的,眼里透出的满是担忧,我不禁轻轻笑了笑,害怕雷响需要安抚的应该是兄长吧。 他的担忧瞬间消散,转而是惊喜,是感动,原因在于我张开那一直缩在胸前的双手抱住了兄长。我知道我们依然处于冷战期,我也确实还没消气,既然他现在躺在我床上,要是他不能好好睡觉的话,我也会睡不好……等等,兄长的双眼怎么似乎湿润了很多。 “呜哇……要是哭了我就把你赶出去。” “凛月,凛月……呜呜凛月果然还是爱着哥哥吧!” “什么?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。” 他捂着我的耳朵我确实听不清他的声音,但看嘴型能知道在说什么。抱一抱就说是爱……兄长真是一如既往地得寸进尺啊。 唇上感到一阵柔软,毫无预兆。 “我爱你,凛月,哥哥一直一直都爱着你。” 即便听不到,但他的话语还是随着他的口型变动而在我脑内回响,连同耳边那血液中的聒噪和我短而快的呼吸声。 好吵……这样的声响比窗外的雷雨更吵…… 我挪开耳边的手,好让那聒噪能停下,其他声音立刻传进耳内,窗外的雨比之前小了一些,听着不觉得沉闷,反而是属于夏季的舒缓式白噪音。 “我要睡觉了,给我唱安眠曲。” 这不是疑问句所以不能拒绝,兄长把我抱进怀里,在我耳边轻轻答应一声。 把我哄得安稳地睡着的话就原谅你一晚。 2018-07-09 热度(56)
© 甜甜甜粉 | Powered by LOFTER